我的位置:首页>娱乐八卦 > 详情

赵蕊蕊父亲证实女儿已退役 赵蕊蕊放下排球握笔杆

发布时间:2016-08-15 12:08:29来源:趣得网编辑:郝梦月

中国女排名将赵蕊蕊在退出大众视线几年后,突然传出要退役,并去央视担任主持人的新闻,这条新闻立即被喜爱赵蕊蕊的粉丝们关注,而且她的动向也被网友们纷纷好奇。据赵蕊蕊父母的证实,赵蕊蕊确实是退役了,不过是否担任主持人,却不一定。而另有报道称,赵蕊蕊将会转向文坛。下面一起来看看吧

赵蕊蕊父亲证实女儿已退役

远离媒体关注多日的女排名将赵蕊蕊昨日突然受到了众多媒体的关注,因为网上出现一条她已退役,并要到央视少儿频道当主持人的传闻。传闻是否属实呢?记者昨日多次拨打赵蕊蕊电话,但都被挂断。

晚上记者拨通了赵蕊蕊在北京家里的电话,蕊蕊妈妈说,央视的传闻她知道,但不清楚具体情况。同时蕊蕊妈妈透露,赵蕊蕊现在正在福州,这是否证实了另一种传言,那就是赵蕊蕊将到福建女排做助教呢?蕊蕊妈仍然表示:不清楚,“我刚从南京到北京,就是给她来看家的。蕊蕊去福州干什么,我不清楚。 ”

记者随后拨通了赵蕊蕊爸爸的电话,对于赵蕊蕊将去央视的传闻,赵爸爸说:“别听网上那些炒作,不靠谱的。 ”那赵蕊蕊现在去福州是否是去当助教呢?赵爸爸说:“她只是暂时去福建队帮帮忙。 ”记者了解到,福建队目前并没有多余的编制。

赵爸爸还证实了一件事,那就是赵蕊蕊确实是退役了。

之前,赵蕊蕊所在的八一女排主教练崔咏梅透露,赵蕊蕊已经在几天前在八一体工大队办好了转业手续,正式脱离了八一女排。

由于远离国家队,赵蕊蕊的受关注度越来越少了,目前她是北京师范大学传媒专业研究生在读,但是她一直以排球名将的身份出现,因为她还没有退役。事实上,自北京奥运会之后,赵蕊蕊的伤病一直非常严重,有时连楼梯都上不了。在经历两年多的努力没有结果之后,赵蕊蕊终于决定离开她心爱的赛场了。

赵蕊蕊放下排球握笔杆

提起赵蕊蕊,如果你想到的仍是那位身高1米97的“黄金一代”第一高妹,可就有点“out”了。昔日体坛才女,如今已是如假包换的文坛新锐。退役后,赵蕊蕊已经出版两部奇幻小说。去年底,她的作品《彩羽侠》在华语科幻文学最高奖项“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中获得最佳长篇科幻小说银奖。

放下排球,握起笔杆,蕊蕊觉得两者没有本质区别。“都是努力、踏实地做自己想做的事,虽然辛苦,却收获了更多快乐和成就感。”她承认自己眼下的不足,却因此对未来有更多期待,“运动员嘛,就是有这股劲儿——你说我不行,那好,我就是要行给你看。”

“小时候没发现自己会写东西”

很多人知道,蕊蕊从小爱画画。“倒是没发现自己会写东西,作文成绩也一般。从小到大,写得最多的是训练日记和比赛总结。”蕊蕊笑道。

小时候,蕊蕊经常把家里画得满墙花,还用剪刀把床单剪破了做“衣裳”。“如果不打球,可能就去学服装设计了。”不过生命没有如果。父母都是排球运动员的蕊蕊,13岁便入选了八一青年队,随后顺理成章地成长为国家队主力副攻。十几年运动生涯中,她一直没有放下画笔。雅典奥运会首战骨折后,画画成了她最好的“心灵按摩”。“当你不开心的时候,做做喜欢的事,或许就能舒缓情绪,从负能量中走出来,不会越想越糟、钻牛角尖了。”

开始写第一本小说前,蕊蕊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创作过,只是偶尔记录心情、感受,蜻蜓点水、长短不一。但她喜欢看书,尤其喜欢恐怖、悬疑、科幻、侦探类小说,斯蒂芬·金、东野圭吾、希区柯克……说起这些大师,蕊蕊如数家珍。她还喜欢关注古往今来的神秘事件,金字塔、外星人、百慕大、转世轮回……一有空就守着电视看探索类纪录片。

和蕊蕊接触多了,便能发现她是一个好奇心强、想象力超级丰富的人。如果说,幻想像鸟儿在空中飞翔、像鱼儿在海中畅游是每个小朋友的天性,蕊蕊仿佛有一颗永远长不大的童心。“我特别喜欢做白日梦,脑子里一天到晚想象一些稀奇古怪的事。”幻想的能力始终不曾被成长湮灭,就像她首部小说的主旨——蕊蕊无形中“守护着心灵中的纯真与美好”。

爱幻想的蕊蕊,有时会把脑中的人物、场景画下来。有时画不出来,朋友便鼓励她用笔记录。2009年,蕊蕊为好友戴焰的动漫小说《香巴拉神谕》配了插画。第一次看到自己的作品被印刷成册,喜悦之余,蕊蕊对写小说动了心。

那年初,已是伤病累累的蕊蕊再次接受了膝盖手术。“每天只能直挺挺地把腿抬到茶几或桌椅上,除了吃饭、睡觉、康复训练,做不了其他事。”无聊之余,排坛名将的第一本小说就这样诞生了。“一边康复一边写东西。当初动笔只是心血来潮,完全出于好奇和冲动,没想过要出版。”

这本后来被命名为《末世唤醒》的处女作,讲述了10位天使与恶魔展开斗争,竭力守护人类心灵中真善美的故事。像多数“菜鸟”作者一样,蕊蕊的作品代入了许多个人经历、观点、个性。“虽然是虚构文体,但里面有我对世界的认知、对事物的态度,和自己的价值观。”至于书中个别亲自操刀的插画,她却不承认是以自己为原形。“朋友看了都说,‘像你一样是大长腿’,哈哈。其实只是那种画风好看而已啦。”

我问蕊蕊,你更爱排球还是画画、写作?她想了想,坚定道:“排球。”她说自己爱排球更深。“很多人说,如果像我一样吃那么多苦、受那么重的伤,早就不练了。但正是因为爱,才愿意去承受。非要对比的话,打球带给我的喜怒哀乐更刻骨铭心。就算今后在其他领域取得成就,排球也已经永远融入了我的灵魂。”

“更何况,老天给了我这个天赋,我就有责任为中国排球贡献自己的力量。”蕊蕊说,“就算重新选一遍,这十几年,我还是会打排球。”

“写完小说体会记者的难处了”

这部一时兴起的小说,蕊蕊写了15个月。2011年3月,20万字的《末世唤醒》正式出版。“动笔后我常问自己,一个打排球的,怎么写起小说来了?”创作过程中,她无数次为编排情节苦恼,为梳理文字纠结,为没有灵感抓狂,“一点儿不夸张,那是真挠墙啊!以前觉得写东西容易,现在体会你们当记者的难处了。”

打了十几年球,蕊蕊在写作方面完全是一张白纸。“只能自己摸索,胡编乱造,好在平时看书有积累。也没搭框架,天马行空,结果发现丢了好多东西。写到后面发现不行,得加个人物,然后从第一章开始加,后面每一章都得加,改得我累死了。而且我这人本来思绪就特跳跃,写着写着,结不了尾了。”

蕊蕊说写作是个“痛并快乐着”的过程。她在《末世唤醒》的序言中写道:人如果没有亲身经历一些事,无法体验其中的各种辛酸滋味。有时她会憋在屋里整整一天,只有吃饭时才出现;有时凌晨三四点还盯着电脑,写了几千字又一键删除;有时对着电脑干瞪眼,一晚上只写出500字……赵妈妈担心女儿脑子出问题,“我爸就跟她说,没事,作家都这样儿。”

写东西最痛苦的莫过于没有灵感。蕊蕊打比方说,就好像关键的一分总拿不下来。遭遇瓶颈时,她也会自问:你到底行不行啊?另一个自己又跳出来说:那么多伤病和手术都挺过来了,难道你现在要当逃兵吗?

时间一长,蕊蕊学会了自己调整,“吃吃东西、遛遛弯,有时看电视、读书、画画,换换脑子,说不定还能给我灵感。”写作时,她喜欢根据情节听些音乐,“写到打斗时就听激烈一点的,悲伤的地方就听柔情的歌,很有画面感。”

《末世唤醒》初稿完成时,蕊蕊喝了点红酒庆祝,进步的快感和持之以恒的成就感令她激动不已。“最重要的是没有半途而废。从写作技巧上来说肯定有很大差距,但在坚持不懈这方面,我给自己打100分。”她笑言,以前写5000字总结都困难,这回居然写了20万字,挺为自己骄傲的。

听说蕊蕊要出书,昔日球场上的姐妹和教练吃惊之余,同样为她感到骄傲。名帅陈忠和开玩笑说,自己不仅能培养奥运冠军,还培养了一位作家。郎平称赞道:“你的内心充满了五彩缤纷的世界,太神奇了。”前国家队主力二传周苏红则一点也不惊讶:“她本来就是队里的才女嘛!”

如今,已出版两部作品的蕊蕊有经验多了,“先把计划做好,大范围和框架搭好,思路就会清晰很多。”她还会随时随地记下脑中的灵感,哪怕只有一句话、一个场景,甚至一个梦,“以前有过那种情况,睡前突然有个想法,觉得很棒,心想明天起床就把它记下来,结果睡醒就忘了。所以现在坚决不敢偷懒了,不管几点钟、在哪,想到了就马上记下来。”

“比草根作家幸运得多”

蕊蕊的第2部小说《彩羽侠》创作过程近两年,于2012年6月出版。故事主角外星英雄“彩羽侠”,协同地球女警阻止了外星魔兽改造地球人的基因。这次蕊蕊不仅写了28万字,还亲自操刀全部插画。在去年10月的“第四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颁奖典礼上,《彩羽侠》荣膺最佳长篇科幻小说银奖。

“当时有位评委看过《彩羽侠》,觉得不错,就联系我,问我想不想寄本书过去。我也没想拿不拿奖,只是觉得有专业人士给出这样的评价,挺开心的。”对于结果,蕊蕊淡淡一笑,“有些东西是缘分,有这个机缘,就顺其自然面对喽。”

谁知结果揭晓,却引发巨大争议。有人怀疑小说有“枪手”代笔,更多人质疑蕊蕊的写作水平,说她之所以能得奖,完全是沾了“奥运冠军”的光。“刚开始也生气、委屈,后来慢慢想通了。说有人代笔,那是认可我的文章。至于批评,如果是中肯的,我愿意听。对于那些不分青红皂白的指责、嘲讽,甚至谩骂、恶意攻击,笑一笑就过去了。如果所有看不过眼、令你讨厌的事,都以同样的方式回敬,你不是也变成那种人了吗?”蕊蕊说,她不会因为得奖而沾沾自喜,亦不会因负面声音而垂头丧气,“很简单,做自己就好。”

蕊蕊觉得,至少自己够努力,这一点值得肯定,“我能感到自己在不断进步,和打球时一样,在认真做一件事。”

“但我也知道,很多作者比我更努力,没获奖并不说明他们的作品不好。”意外的是,蕊蕊承认作品备受瞩目是因为头上“奥运冠军”的光环,说自己“比草根作家幸运得多”。她直言无需为此不安,“为什么要逃避?我打了十几年球,才换来外界的认可,我为我的身份感到光荣。现在我写小说,看似走了捷径,实际也是用辛苦付出铺垫的。”

蕊蕊知道,自己或许今生都会笼罩在冠军光环下,“可能有人认为我今后的所有成就都是冠军的副产品,但我自己清楚,我没有因此停止努力。”她希望通过进步,让大家发自内心地认可她的作品,而不是冲着她的名字竖大拇指。

“曾经有个教练告诉我,不足就是自己的潜力。我知道自己的缺点,语句不通顺,关联词太多,表达不够简练……这些都需要一点点去改进。”从文字表达到专业知识,这几年,蕊蕊时刻不忘恶补,“写完两本书,自己收获也很大。”

不过,她也不愿妄自菲薄,自称作品也有过人之处,“有个朋友说,我没受过科班训练,反而更有自己的特点,没那么程式化,让人耳目一新。”她并不认为当运动员就一定意味着文化缺失,“比如我,看书时会记下不认识的字和不理解的词,随时学习。平时也很注重积累,开阔视野。”

还有人说,“星云奖”是借“赵蕊蕊”的名气给自己打广告,毕竟作为设立不久的文学奖项,它的名气远不如前女排国手。“我想不会啦!就算无意中达到这种效果,我也蛮高兴的。”科幻小说在中国属于小众文学,发展比较艰难。蕊蕊说,如果自己有这个影响力,能令更多人关注中国科幻文学,也是一件好事。

“写小说不想给自己太大压力”

写《彩羽侠》时,蕊蕊做了个梦,“内容暂不便透露,反正第3本小说是因这个梦而起。”她狡黠一笑,卖了个关子,“上部已经写完了,差不多18万字,正在写下部。”新作的出版依然没有时间表,“打球时已经给自己很大压力了,写小说是一件很开心的事,不会太逼自己。慢慢写,享受过程。”

转战文坛,蕊蕊说,自己会尽全力,但不是非要取得什么成就,“即便做不好,生活还是要继续。”她自认还没有完全进入“作家的节奏”,拒绝为赶工期而推掉约会、放弃度假,媒体约稿也是能推就推。“我不想一头扎在里面,失去其它生活,所以把模式调慢了一点,能够悠闲、惬意地享受这种状态。”

正因为此,蕊蕊暂时还不能把写作当成惟一饭碗。“除了写小说,还会参加一些活动,收入也还OK。版税还普通吧,不算太高。具体数字没问,也不是很介意。”蕊蕊自嘲道,自己在某些事情上比较糊涂,“有几个人想写书,就能马上出版呢?我已经很幸福了,不至于少挣这点钱就活不了。”

“当然,我也希望小说大卖,像美国大-片一样开辟综合市场,拍电影、做动漫、开发网络游戏……想到这些也是蠢蠢欲动。但机会可遇不可求,还是随缘吧。”

有人笑说,赵蕊蕊是当今中国“海拔最高的作家”。也有不少粉丝担心此前饱受伤病折磨的蕊蕊,会患上文字工作者的职业病。“腰椎、颈椎、肩膀痛,这些我们运动员早就有,习惯啦。”她还略显得意称,自己有当作家的优势,“有经验,知道哪里不舒服怎么动,哪儿疼怎么调整。而且我写作时会不停换姿势,坐着写累了,就抱着笔记本去床上写,靠在床上写着写着,又出溜下去了……”

“倒是写得时间长了,有3根手指头会麻,以前打球没发现有这毛病。有一次麻到完全没知觉了,以后就不敢大意了,稍微不舒服就马上叫停。实在怕切断思路,就一只手打字,或者用语音先录下来。”总之,蕊蕊请担心她的人放心。

刚下队时,蕊蕊一度很不适应,每天都想跑跑动动。现在,“懒啦,最常做的运动是X-Box里的模拟高尔夫。你看,肌肉都变肥肉了。”但她还是会尽量保证活动,让身体出出汗。

十几年运动生涯的馈赠,不仅有荣誉和光环,还有伴随一生的伤痛,“膝关节不太能受力,阴天时会痛。还有之前骨折的小腿,骨腔里面打进去一根钉子。小腿多长,钉子就有多长,医生说终生不取,哈哈。”每每说起这些,乐观顽强的蕊蕊总是举重若轻,“过安检的时候,腿那里会嘀嘀嘀响。我就把裤腿拉起来,说,‘你看,我做过手术,有伤疤的哦。’”

如今,写作已经接过排球的班,承载起蕊蕊又一段人生旅途的梦想,“写完一部,还没开始写下一部时,感觉很空旷,不知该做什么。明明想歇一段时间,却很难受。”她说,未来不排斥回到球场,从事教练或领队工作,“但无论作为主业还是副业,我都不会放弃写小说。你可以爱很多事,它们之间并不冲突。”

“切断后路才能义无反顾前行”

近年来,关于运动员退役再就业的问题,在社会上引发强烈关注。当个别运动员抱怨“青春被耽误了,退役后没人管”的时候,托生于体制、成就于体制的赵蕊蕊选择“不用你管”。2010年,她从八一队转业,“当时还差两年就可以自主择业,也就是说,可以拿着固定工资去做想做的事,最起码衣食无忧。”

但是,已经完成首部作品的她决定“自断后路”。“正是因为断了后路,才不会总是想着回头看,只能义无反顾地往前走。”

决定转业时,蕊蕊身边包括父母在内的亲友,绝大多数都不支持。但从小有主见的南京姑娘去意已决。“别人眼里的幸福未必是我的幸福,别人的逻辑也未必适合我。我不想把心困住,只想做自己想做的事,为自己的决定负责。无论结局好坏,我都认。”

蕊蕊形容自己转业后像一匹“脱缰的野马”,虽然要考虑生计,“但自由是钱买不到的。我并不觉得失去了什么,或许失去了,但也得到了很多。”

蕊蕊不愿多谈运动员退役后穷苦无助的话题,她知道运动员吃过什么苦,更知道最终登上金字塔尖的只有寥寥数人。“看电视演那个大连自行车运动员,卖鸡蛋、抵押金牌为母亲筹钱看病,我就在那儿哭,觉得自己很渺小,帮不了他们。”

而写作,正是她的无声宣言。“其实每个运动员都有体育之外的天赋和才华,只是没机会去挖掘、展示,没有精力和时间学习。”蕊蕊曾经也很迷茫,不知道除了打球,自己还能做什么,“其实想一想,没有排球还可以有生活。退役了,不过才二三十岁,人生还是有很多选择。”

现在蕊蕊一有机会,就会和小队员交流、谈心,“我问他们,将来要做什么?小一点的说‘不知道’,有些20多岁的,就说‘不想考虑’。其实不想考虑就是不敢想,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就告诉他们,这是你迟早要面对的。更何况万一哪天突然出现伤病,一下子就迫在眉睫了。所以要从现在开始理清思路,自己想做什么、擅长做什么,有什么机会,要补充、积累什么……”

蕊蕊也承认,并非每个人都能最终实现梦想。但无论如何,要学会从悲观中走出来。“受伤之后,我开始学会感恩,生活给你的磨难都是经历。不顺心的时候,我就告诉自己,要做向日葵——虽然天黑了会低头,但清早太阳升起时,还是要扬着脸微笑。”

说到自己的转型“秘诀”,半路出家的蕊蕊说,就只有十几年在球场上摸爬滚打养成的勤奋、韧性、毅力、挑战欲,“运动员就是有股不服输的劲儿,能够承受批评,但不甘心被人瞧不起。”一动一静,形式上虽无交集,但蕊蕊觉得写作和打球本质上并无差异,“只不过换了一种方式,原先是蹦蹦跳跳,现在是拿笔写……哦不,打字而已。”

相关推荐

  • 赵蕊蕊是中国国家队女子排球队队员。出生于1981年,父母是排球运动员。受到父母家庭的影响,赵蕊蕊从小就对排球产生了浓厚的兴趣,5岁时赵蕊蕊的身高就达到1.5米,是成...
    05月20日 11:58
  • 赵蕊蕊作为中国前女排主力,拥有1米97的身高,打球技术也很好,人也长得很漂亮,自然是成为大众关注的焦点,而她的感情问题,也纷纷被人们关注,纵观体坛,很多人都找到...
    08月15日 12:07
  • 赵蕊蕊是中国著名排球运动员,凭借着釜山亚运会获得冠军一举成名,成为女排主力队员,她的黄金战绩至今还在排球史上留下了一笔浓重的色彩。那赵蕊蕊的老公是谁呢?据媒...
    08月24日 11:05
  • 崔始源是韩国SuperJunior-M的成员之一,出生于1986年,崔始源被中国人认识是在电影《墨攻》中出演角色,2008年加入SJ-M组合,并出演过很多电视剧,从此正式走上演艺之路...
    04月21日 16:42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原文作者个人观点,与趣得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